2016年8月19日星期五

权益靠争取:说一个真实的加航超售的故事

【作者:刘清扬】

上周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晚上,时钟指向晚上八点多。晚饭用罢,我看了会儿奥运会的排球比赛,便已抵抗不住在外搬砖一天的劳累,躺在Fort Mcmurray(没错,就是前些时森立大火烧过的地方)一家酒店的床上玩弄着手机,刷刷论坛看看新闻。睡意渐浓时,忽然收到一个朋友的微信:“求助,我现在在多伦多机场打算飞萨斯卡通,航空超售我登不了机了。”

我看到消息之后立即振奋了一下精神,因为我知道他搭乘的是加航值飞的晚上最后一班的回萨斯卡通的飞机,而航空超售意味着他肯定是得改签到明天了。我赶忙坐起身来,快速的回复:“别急,你用运通金卡买的票,有保险;而且晚上不能登记,加航也得安排你住宿改签的。” 接着,我飞速的打字,告诉他此刻需要做的就是找check in柜台的人索取补偿,并且要求改签给升舱待遇。同时,希望柜台给开一份延误证明,留作运通这边报保险之用。我还告诉他这么晚了,赶集找机场附近的酒店先安顿休息吧。

岂料事态发展远远不是人所能控制,过了一会他告诉我加航帮忙查了,当天晚上机场附近的酒店全被订满了,他打算和人拼车去Waterloo先休息一晚了。另外,由于各种原因累加,加航给他现场赔付了800加刀的支票,但是拒绝给开延误证明,原因是担心他double claim。我当时心里一惊:800加刀现金赔付,加航这个手笔也是震惊到了我。但是我还是告诉我的朋友,自己晚上住酒店明早吃早饭什么的都吃好住好,留好小票,并且还是记得跟运通客服电话说明一下情况。

第二天下午,收到朋友信息,告知已搭乘白天的航班享受商务舱安全到家;同时运通客服跟他说,没有延误证明也没关系,一样可以报销。只是我的朋友只在多伦多吃了一个早餐,也没多少钱;何况800刀赔付在手,他已经心满意足了。当然,要是我的话,估计直接要求改签第二天晚上的飞机,然后白天在多伦多downtown胡吃海喝一下,晚上再懒懒散散去登机坐个商务舱回家。

事后我又问了学法律的朋友,专门就double-claim进行了小小的探讨——其实这次索赔过程可以更加无懈可击:在晚上找航班索取延误证明的时候,直接跟他们说自己第二天工作耽误需要开证明给老板看,这样对方无论如何是没法拒绝的;而事实上你在这边再去打信用卡保险,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加航不可能去查到。另外double-claim只是加航怕自己担更多责任的一种推诿做法,在这个事件中,朋友找信用卡公司要保险补偿,是因为他用这张卡消费了,算是一种消费保护;而加航给的补偿,其实更多是时间损失换算来的经济补偿,两相并不冲突。

顺带着想起另一个朋友更早些时候的待遇:同样是加航,给延误了好几个钟头(超过四小时了),她心急如焚却没有挺身而出争取自己权益,最后只是拿到加航的下次15%的code,同时由于信用卡级别低,根本没有延误险,导致自己这次旅行心情大受影响,事后还专门发朋友圈吐槽(我也是看到朋友圈才知道她这个经历)。

正如新一期经济学人的一篇文章描述分析天朝对人权相关案件审理的逐步开放,然而举步维艰的过程一样,常旅客的权益维护,其实也是一个靠见识,比勇气,斗智慧的过程。仅仅只是一次超售,也许你在机场火急火燎,无奈的摇头叹气,而我却昂首挺胸,据理力争,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多谢作者同意本站转载。本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其他网站如需转载, 请与作者联系。)

相关阅读:

打赏本站

打赏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