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紧急救助津贴(CERB)是否应该永久化

【作者:吴薇】

【本文首发于2020年4月20日】大规模流行病和战争都会促成社会变革。第一次世界大战让加拿大妇女进入就业市场,催生了个人所得税;第二次世界大战推动了加拿大全民医疗体系的诞生。虽然我们还不知道新冠疫情会给加拿大带来什么样的变化,但是它至少为主张政府保障全民基本收入的人提供了新的论据,也为这种主张带来了新的支持者。

简单说来,全民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就是让全体国民都能领到一笔基本收入,没有时限和任何附加条件。你可以年复一年地坐在家里靠这笔钱维持最基本的温饱,也可以一面领一面工作,赚取更多的收入和更舒适的生活。2017年,安大略省政府在三个城市的四千个低收入家庭中试行这项政策,为期三年。但现任省长福特当选后叫停了这个项目。

保障全民基本收入的设想从问世之日起就争议不断。但是和大部分政治立场分野清晰的社会理念不同的是,它在左右两边阵营里都有反对者也有支持者。来自左翼的反对者认为让富人也享受这个保障是对穷人不公平。来自右翼的支持者认为它比社会福利和法定最低工资更有效,也更少政府干预。

罗马天主教方济各教皇上个星期在一封信中表示,现在也许是考虑实行全民基本收入的时候了。美国总统选举民主党候选人杨安泽(现已退选)立刻在推特上转发了教皇的话。早在新冠疫情开始前,杨安泽就主张在美国实行全民基本收入,让每个成年人每月领到1000美元。他认为,自动化程度的提高和制造业衰落让越来越多的美国工人无法维持自己和家人的正常生活。而健康正常的家庭是安定社会的根基。任由他们陷入贫困、愤怒和绝望对整个社会是有害的。

美国政府现在发放的疫情生活补贴是每月1200美元。加拿大联邦政府的紧急救助补贴是每月2000加元。全民基本收入游说组织负责人、电脑公司CEO马里奈斯库(Floyd Marinescu)在接受CBC记者Evan Dyer采访时说,六百万加拿大人正在领取的紧急救助津贴和全民基本收入的作用基本一样。他认为,那些过去促使人们思考全民基本收入的经济问题,例如自动化造成失业率上升,这次疫情使它们暴露了出来,并且今后会使它们更加严重。

西班牙政府已经表示,目前正在实行的最低收入保障可能会成为永久性政策。

对全民基本收入保障的最常见的反对意见就是它会助长懒惰。但是马里奈斯库说,过去的试行项目显示,发放基本收入并没有降低人们找工作的欲望。它只是提供了一个选择,让你有时间找到更适合你的工作。他希望现在的状况能让许多正在领取紧急救助津贴的加拿大人意识到这一点。

但是实行全民基本收入保障将完全推翻现行的社会福利体制。一些经济学家认为,是否需要迈出如此巨大的一步,还要看疫情过后的经济和就业情况。如果疫情开始前的劳动力短缺状况继续下去,政府就没有必要进一步加强原有的社会福利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