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旅行(插曲二):冲绳 — 另一个“美国”基地【转:FIRE的无奈】

 【编者按】本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写在前面的话】从个人的感情好恶来讲,笔者其实对最近XHS上出现的一些博文非常不“感冒”,比如之前的那个什么所谓的FIRE系列,亦或者最近更加无下限的白嫖房产文章。在这些文章里,笔者完全看不到目前加拿大的普通人对抗高通胀的艰辛,反而有一种随便都能躺着数钱的错觉。诚然,疫情加上战争之下,世界各个国家的资本家们确实在疯狂地、变本加厉地掠夺着普通人们的财富,但是就笔者看来,这些XHS上的博主无论从哪个角度观察,都不像是资产阶级抑或是资本家的代理人。更何况,就笔者有限的认知水平,世界上也很难有哪个资本家闲的难受定期在XHS汇报自己的财务状况。。。但是从客观角度来看,笔者也非常理解为什么这些“毫无营养”的“鸡汤”文会吸引如此多的关注,毕竟无产阶级的生活或许是太过于艰难,随便都能躺着数钱或许也是太多人的梦寐以求。然而,就算可以理解,笔者却永远无法认同这些“毫无营养”的“鸡汤”,永远无法认同。

【作者:匿名】

上回书(点击查看)说到在渡嘉敷岛上,笔者面对“无忧忧虑”生活地岛民,笔者陷入了对于FIRE深深的迷惘。转眼间,返程的客船就要出发了,离开渡嘉敷岛之前,笔者特意参观了下岛上唯一的一个超市(没错,700个岛民也是需要生活的)。

表面上看,这个超市很有日本的风格,“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各种食物以及生活用品一应俱全,完全没有所谓“供应链短缺”的感觉。但不知为什么,笔者自进入这个超市,就始终有一种说不出的违和感。直到离开冲绳回到东京,这个说不出的违和感才最终有了答案,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渡嘉敷岛上唯一的超市

也许是因为突然增大的海浪,笔者在回程的航程中居然出现了久违的晕船症状,当然也有可能是岛上的酷热让笔者有些中暑了。所以无奈之下,笔者回程时只能回到船舱中忍受晕船的痛苦,无法再近距离感触心旷神怡的海风。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客舱总体来说舒适度还是不错的,既有一些新干线的感觉,又可以欣赏大海,前面还有一个电视可以观看日本的时代剧。当然,日本对于晕船者的服务还是很周到的,虽然笔者还是忍住没有用到那些一次性的塑料袋。。。

回程船的客舱全貌

回到那霸市,除了前文提到的首里城,另外一个吸引无数观光客的就是所谓的"国际通"夜市。之所以叫“国际通”,当然也是日本人跪舔美国的另一个体现而已。在这个所谓的"国际通"夜市漫步,笔者能处处感受到美国的气息。虽然美军基地在冲绳市而不是那霸市,但是在"国际通"夜市上依旧有不少美国人现身,这也是笔者之所以将此插曲系列称为冲绳 — 另一个“美国”基地。

实话实说,那霸市的这个“国际通”夜景相比较夏威夷的Wakiki,其实也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也就是偶尔露出些日本特色的“宅男文化”的峥嵘。反倒是不时从耳边传来的AKB48的一首老歌“翼はいらない”,将本该漫无目的散步的笔者的思绪拉得时远时近。。。

那霸市的国际通夜市

正当笔者在麦当劳喝着草莓Shake准备休息下结束一天的旅行时,2个冲绳当地的老太太吸引了笔者的注意。面对一个形似“美国大兵”的外国人,2个日本老人极尽跪舔之能事:“感谢你们这么多年保护我们”,“你们真的辛苦了”,“不会说日语吧,在这里生活很辛苦吧”,“是和女朋友来玩的吧”。身临其境,此情此景,笔者心里感受到的并不是不解,而是深深的无奈。道理上,笔者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2个日本老太婆会对占领者如此跪舔;但感情上,笔者又看得出这2个老太婆对美国的跪舔又是那么的发自真心的,于是乎只能陷入深深的无奈。

其实本质上,这2个日本老太婆对于美国的跪舔和人们对于FIRE的迷恋没有什么区别,都是在某种程度上被“洗脑”的结果。为了实现所谓的FIRE,人们被资本家“洗脑”:不停地攒钱,投资,买房,Refinance,小房换大房,一套接着一套,表面上看上去随着资产的不断增加,实则让自己陷入了万劫不复的死循环中。对于这些朋友,说实话笔者很难相信他们最后能够遂愿,实现心心念念的所谓FIRE。人类的贪欲,或许是压垮FIRE的最后一棵稻草,抑或是资本家“洗脑”最有效的工具。但无论如何,对FIRE的追求却支撑着这些朋友们的每一天。对此,就如同2个日本老人一样,笔者感受到的只有无奈。

最后笔者只想对这些朋友们说:FIRE的实现并不取决于你资产多少,而是人类的贪欲;无奈的是,资本家并不希望你FIRE,只是因为这不符合资本家的利益。

欲知前情如何,请看日本旅行(插曲二):冲绳 — 另一个“美国”基地【承:FIRE的迷惘】

(多谢作者同意本站转载。本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其他网站如需转载, 请与作者联系。)

相关阅读: